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圣武狂潮 > 0005、白袍金刀

0005、白袍金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直到白凡和李如山走远,街道两侧的人才如释重负。
  他们没有想到那个曾经整天挂着笑脸,对所有冷嘲热讽置若罔闻的白家废物,在紫阳学院待了六年后,竟与之前判若两人,出手更是老辣阴狠,现在想想都不由的心惊肉跳。
  一个枯瘦如柴的老乞丐怀里抱着一只破碗,嘿嘿傻笑道:“活该!都活该!……”
  ……
  难兄难弟二人停在一座巍峨广亮的朱漆大门前,一张古老的乌木金丝大匾横在门庭上方,气势恢宏的刻着‘白家’二字。
  朱漆大门内走出一位枯槁老者,面含温厚的笑容,道:“小凡,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
  “林伯!”
  白凡嘱咐林伯将李如山带到自己的那座小院,孤身一人前往正堂去见大伯白甲元。
  疾步穿过走廊,丫鬟,奴仆见到白凡后依旧会毕恭毕敬的躬身,然后不温不火的唤上一声:“少爷”。
  他们的这个少爷从小奇经八脉尽断,白家千年以来第一废物,可家主白甲元对他却疼爱有加,在家法苛刻的白家没有一个恶奴敢在背后嚼白凡的舌根子,以前有过一个被活活吊了七天七夜最后惨死,最后这个废物少爷成为白家的禁忌话题。
  大胆逾越雷池者死!
  白甲元身高七尺,肩宽胛厚,此时一裘朴素黄袍贮身在正堂门庭前愁眉不展,心思颇重。
  “大伯!我回来了!”望到大伯白甲元白凡不由的加快脚步,欣喜的喊道。
  一家之主白甲元豁然回首,看到白凡后,脸上的阴霾登时烟消云散,浮出一个温颜笑脸,当白凡临近后,感受到他体内波动的气息,白甲元登时目瞪口呆,吃惊道:“小凡,你的奇经八脉修复好了?”
  他一副灿烂无邪的笑脸,重重点头。
  白甲元欣喜问道:“之前林伯回来说你去圣虎祠见老祖了,难道是老祖出手……”
  白凡轻轻摇头,拽住白甲元的手臂,欢喜笑道:“大伯,进去说。”
  “唔?”
  老祖是否出手?白甲元心中惊疑未定就被白凡拽入正堂。
  从白凡记事起,父亲白青峰就一直在苦苦寻找修复自己的断脉的法子,最后在七年前背着一柄长枪离开承武镇,留下一纸书信说是找不到修复断脉的方法就永远不会回来,这么多年来大伯白甲元一直担当“慈父”的角色,甚至堂兄白飞虎因为侮辱自己还遭受过大伯的毒打,而承武镇纨绔如何欺辱白凡,白甲元却从不过问。
  白凡没有对白甲元隐瞒什么,将自己的圣虎祠的离奇境遇竹筒倒豆子全部告诉白甲元。
  过了半个多时辰,白家正堂传来白甲元久违的爽朗笑声。
  白甲元两眼发光,兴奋无比,再次问道:“小凡,老祖说你再生的气运是什么?”
  白凡嘿嘿笑着,道:“圣龙吞天,至尊气运。”
  他面含灿烂笑脸,不厌其烦的一问一答,这已经是大伯第五次询问了。
  林伯气喘吁吁的朝正堂跑来,额头上冒着细汗,脸色泛白。
  “林伯,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林伯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大口凉茶,额头上布满了愁云惨雾,稍作歇息,问道:“小凡,你是不是把石家小儿的腿打断了?”
  令林伯不解的是白甲元听闻后,不仅没有怪罪白凡反而笑逐颜开,道:“打的好!打得好啊!”
  林伯皱眉不解道:“甲元,你不是说咱们现在韬光养晦期间暂时不招惹承武镇的几大家吗?”
  白甲元眼底闪过一抹寒光,道:“这么多年他石家小儿多次欺辱小凡,小凡今天就是杀了石家小儿也绝不过分!”
  林伯闻声后霎时愣住了。
  白甲元侧首说道:“这么多年石家小儿欺负你,你不会怪罪大伯吧!”
  白凡手指摩挲着,皱了皱眉头,这些年大伯对自己的遭遇不闻不问也深感困惑,只是摇了摇,并未多问。
  白甲元抚摸着他的脑袋,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大伯不出手是为了你好,我白家人可以忍辱负重,卧薪尝胆,但绝对要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大伯的用心良苦你以后会明白的,你先回去,剩下事情交由大伯处理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